• 亲爱的

    也许有一天,我也会成为你。

    成为我还不能够真正理解的你。

    但是原谅我现在对于爱情的贪恋,

    对于自己的怀疑,

    对于分离的不安。

    也许有一天,你也会成为我。

    重新拥抱生活,渴望涟漪。

    但是,我们早已经相逢过。

     

     

     ...
  • 越过山丘 - [文以惑]

    2013-11-17
    李宗盛

     

    在什么时候

    谁给的拥抱?

    谁还记得啊。

     

    一个年近六十,还能期待下一次爱情比以往所有都精彩的男人。

    给我感动。

    可能是因为大家抢他演唱会门票跟什么什么似的,让我更觉的他牛逼吧。

    越过山丘,

    虽然已白了头,

    喋喋不休...
  • 算了吧。 - [文以惑]

    2010-05-08

    张爱玲说:
        爱情本来并不复杂,来来去去不过三个字,
        不是我爱你、我恨你,
        便是算了吧、你好吗、对不起。

     

     

     

     

     

  • 《浪潮》 - [文以惑]

    2009-11-11

    首先,那部电影并不能说服我。

    我是一个愿意相信“理想”的人——但是实践“理想”是另外一件事。

    理想主义的精神气质,正是我们这辈年轻人所不具备的——比起那些激进的理想,我们更愿意享受物质带来的刺激与欢愉,我们喜欢调侃与恶搞,消解所有严肃并以为这就是我们的态度。偶尔用浅薄的嗤笑来品评下时事就完全可以满足我们的娱乐心理和政治诉求,至于行动——还是算了吧,我们并不想成为别人的笑料。

    我们乐于用简单的口号来表达自己的爱国热情,比如“拒绝购买日货”,比如“台湾回归祖国”,当然也会吐露出一些危险野蛮的专制马脚,但是不要误会了,我们其实只是年轻和无知,并且没有思考问题的习惯而已,换句话说,我们自己都不把自己所说的话当真,更多时候,我们只是喜欢“大话西游”的顺民。

    如果说有问题,这才是我们的问题。

    我知道这样不好。

    但也不认为在近期内会由此导致什么灾难性时期的到来或者历史的重演。

    因为这个时代制造不出一个伟大的精神领袖让我们来信仰——我们并非向上看着天,而是低头看着遍地的钱。

     

     

     

  • 折腾 - [文以惑]

    2009-03-11

     

        我是空的,但是空的不纯净.

        还好的是.   

        我还能接受我不纯净的真诚,不确定的一时兴起,纷杂无序的小欲望,委曲求全的合情合理,不甘心情愿的隐忍退让.等等等.

       

  • 一点儿态度. - [文以惑]

    2009-01-23

     

    吃好穿暖不再抱怨.

    青春期再见!

     

     

  • MYLIST - [文以惑]

    2009-01-14

    我喜欢:

        奶油蘑菇汤/KFC不加冰淇淋的雪顶爱尔兰咖啡/学校三食堂一半是面粉的狮子头/《DEATH NOTE》/欧美乱伦情色片/每天都洗澡/听讲座/在很漂亮的本子上认真地做笔记/胡萝卜/GAY/LES/外国朋友/顺畅彻底的大便/南锣鼓巷/文宇奶酪的红豆双皮奶/《look at me》/道德/巨性感无比的高跟鞋/在68中时买的被子/得体/听表扬/迟到/跟自己找别扭/大呼小叫/忘事儿/南湖市场/漂亮胸衣/又长又卷的睫毛(无论男女)/夏天吹空调喝冰水吃冰西瓜/博尔赫斯/认真/忠诚/自拍/798画展开幕式上的免费食物/生病/独一无二/金凤成祥的蛋糕边儿/胸大的女人/好吃懒做/王小波/李白/南唐后主/摄影/30-40岁之间的温柔女人/酒香/咖啡香/软头的眼线液/黄桃酸奶/铁木真/草原/骑在马背上飞奔/海/海鲜/美梦/写日记/得到钱/高个子的运动男/日本H漫画(BL为主)/放假/吊儿朗当/全身心地投入做一件事情/下MP3/打车去很近的距离/芝士蛋糕/CLUB/长头发/行为得当却主动的人/讲很好笑的笑话/理论/看不懂的哲学/看得懂的心理学/变瘦/出国/温暖的人/帮忙/能让人肝肠寸断的词/和人吵架赢了/被偷偷地关注(一定要偷偷地小心翼翼地遮掩着地)/长得很丑很肥的婴儿/肖邦的《夜曲》/不肤浅的激情/绝对的沉迷/勇气/冯小刚/发膜/读很多的书/逻辑清晰/逛街/邂逅/被人请/很长毛发的动物/第一部的《NARUTO》/泡图书馆/挑选电子产品(尤其是笔记本和相机)/时尚杂志/慷慨/善意/有能力的人/星期五/黑色的衣服/特价/巴黎贝甜/艺术史论/被发现的暗恋/新的想法/无聊却有趣的事儿……

     

    我讨厌:

        丢脸/细腿儿复古男/黄色的胸毛/没气度/犯贱/长脓包/大蒜/未完待续/交作业/健身房里肌肉发达的怪物/说话不经大脑/被骗/蛋糕上的巧克力片和水果/蝴蝶结/别人动我东西/开玩笑很过分/冷场/出门忘带钱包/把钥匙锁在家里/闷骚/找借口/被命令/公交倒地铁再倒公交/等445/着急的时候找不到厕所/上厕所排队/上厕所忘带纸/别人在我面前抽烟和挖鼻屎/滔滔不绝的讲话/不信任我/胖/四处发春调情的家伙/虚伪/说话绕弯弯儿/自以为是其实什么都不是还什么都看不上眼的草包愤青/买到封面有瑕疵的书/美院断网/被妈妈骂/走路(尤其是负重的情况下)/被坑/被忽视/麻烦/事儿多/集体去唱KTV/和别人住在一起/掉头发/中病毒/被不喜欢的人纠缠/纠缠不到我喜欢的人/去别人家做客或别人到我家做客/给人买礼物/记不住东西/打扫卫生/买到不喜欢的内裤/芥末/假货/肥肉/502胶/放大痛苦/过于活跃/北京的夏天/被强迫做不喜欢的事或喜欢的事/吹牛/自我膨胀/买到的衣服没两天就打折了/糖果圆点/装可爱/幼稚/脆弱/心地不好/辣/湖南人(绝大多数)/生肉/有人放屁/秘密被发现了/占小便宜的人/花家南街8号附近的所有饭店和小吃(虽然根本就没几家)/一食堂/上火/失眠/背政治/跟人去我不熟悉的地方/过马路时明明是绿灯还要看转弯车辆/过街天桥/北京火车站/别人迟到/指责我/又长一岁/俗人/非主流……

  • 已死. - [文以惑]

    2007-09-27

        又没办法说话了.

        很难跟别的什么人交流哪怕只是带有一点点我的内心想法的东西.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跟其他的人隔了几个世界那么远.

        或者我们都只是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但在不同的空间存在的生物.

        我不想坚持,不想改变.

        因为我觉得一切都不值得坚持,更没什么东西能让我改变.

        木心说,绝望是伟大的信仰,所以我不是没有信仰.

        我只是不能思考,不能分析,不能赞同也不能反驳.

        我对这个世界没什么可说.

        我只能对自己说.

        因为听得懂.

        我不能强迫别人,也不想被别人强迫.

        除了困惑,我不曾筑起过任何坚实的东西.

        而这世界上所有坚实的东西,都是我的困惑.

       

       

       

       

       

  • 七宗罪 - [文以惑]

    2007-07-17

    暴食 Gluttony

    贪婪 Greed

    懒惰 Sloth

    嫉妒 Envy

    愤怒 Wrath

    骄傲 Pride

    淫欲 Lust

    上帝只允许人们按他教化的那样做。

    任何远离教化的行为,都被称为“罪”。

    每一宗罪,都指向失控和无度。

    控,度——产生罪恶,同时产生判罚

    这是一个会产生“没有意义”和“无法解释”的逻辑方式,并因此消解了它存在的合理性。

    但是它正确

    很多时候,也许只能象电影中说的那样:

    “把我当成疯子也许你会好受一些。”

  • 关于卡夫卡 - [文以惑]

    2007-07-01

                                                         一 

         庄子有一句名言——“外化而内不化。”—— 既不失于自我的本真,又免于与世俗的冲突摩擦,一直被文人视为最理想的存在方式——但在我看来,这也只能是一种理想的存在方式——并且只在理想中存在。

         与在天空遨游的庄子相比,卡夫卡才是真正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人。

         而他痛苦的根源,就是庄子的那句——外化而内不化。

        内心越清醒而坚定的人,就越接受不了世俗对他一丁点的要求和同化——也正是这种对外在压力的敏感和自觉成就了最伟大的艺术。卡夫卡的“厌世”就是因为他对“自己”的那种坚定的追求——不想,但不能不对这个向世界妥协。他为写作而生,不仅仅意味着他为写作而生存,也意味着他要为写作而生活。在卡夫卡的眼中,生活仅仅是他要为写作所付出的一种代价而已,正如他在给菲丽斯的信中写道:“我的生活方式仅仅是为写作而设置的,如果它发生变化,那么无非是为了尽可能更适合于写作。”

        德国新表现主义艺术家马尔克斯·吕沛滋在美院做演讲的时候说过一句话令我印象深刻——“世界的存在是应该为你的艺术服务的”——这是一种很好的思维方式,但是,世界并不这样存在,所以才会产生痛苦,但从这道痛苦裂痕里你可以窥视到的无底的绝望的深渊,正是艺术生长的温床,因为它直指生命最深处的矛盾和困惑——存在主义艺术家所强调的生存的荒谬,不正是这种内与外巨大的不可调和性的显现么?——广袤的世界里,突然出现了一个无处安放的自己。

        是的,无处安放,无处逃避。

        卡夫卡必须面对生活,面对琐碎,面对自己不想面对的家庭——并必须以他们能够接受的方式。但他同时还疯狂的要求面对自己,面对写作,面对内心世界的真实——并必须排除所有外界的干扰。在内与外的抗争中,他走到了崩溃的边缘,就象他在日记中写的:“有两个时钟,而这两个钟走的不一致,内心的那个钟发疯似的,或者说着魔似的或无论如何以一种非人的方式猛跑着,外部的那个则慢腾腾地以正常的速度走着。”“两个世界以一种可怕的形式互相撕扯着。”……

                                                          二

                                                    

        读卡夫卡的日记真的会上瘾的。

        因为给充满希望的人读绝望,会产生绝望,而给绝望的人读绝望,是会读到希望的。

       他的悲凉并唤不起我的同情,而是同感。他的孤独,可以让我不感到孤独。

        他说“为了写作,我需要孤独,不是‘象一个隐居者’——仅仅这样是不够的——而是‘象一个死人’。”

        这种孤独真是很可爱,的确,如果和世界的撕扯是一场痛苦的战争,为什么孤独不是一种愉悦的体验呢?孤独会痛,但是如果生命不以这种方式痛苦,则会更加的痛的话,那麽——就这样吧。

        没有一种方法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并且他们总是产生新的问题。

        庄子的“外化”我认为就是一种不甚高明的自处方法——你想要巧妙的躲避孤独时,孤独却获得了更广大的存在空间——人的外化意味着表达真正的自己变得更加困难,交流变得缺乏真实,生存更加荒谬,世界成为一个巨大的文明的冷库。象卡夫卡,就没从这种无意义的外化中得到什么好处,所以他更喜欢一个人独处,并觉得——夜,根本就不够长。

        卡夫卡终身没有得到他所向往建立的婚姻生活,但我并不为他难过,而是为他庆幸。对于卡夫卡这样的人来说家庭是一种难以忍受的压力——不管他自己是否这样认为。不是我存心让他不好过,但是我真的觉得如果他得到婚姻的话那么我们在他的日记里就会看到更多的绝望。

        孤独的人就是应该孤独的。

        孤独无法逃避,因为这是被生命中所不能改变的某些特质所决定的。

                                                

                                                         三

        关于个人写作。

        我一直认为卡夫卡的写作里是有观众的,那观众不仅仅是他自己,还有他脑袋里想像的那么一群人。这样的一群人会去理解他的每一个感觉每一支句子,随时为他的精彩而喝彩,并因为不曾在现实中存在于他的身边故而也不会对生活上的事情向他发出责难——多么完美的观众。

        他会为这样的一群人去写,并且从他们中得到满足和力量,不管他们是否真实存在。

        另外,也是我最为钦佩卡夫卡的一点——那就是他对于写作的热情。也许是节约了对其他事物的喜好的缘故吧,卡夫卡对于写作的投入令人觉得不可思议。他可以连续数小时的写作,他的日记里关于写作的记述比比皆是,这个狂热的悲观主义者爆发出的能量无时无刻不在震动着我,似乎总在提醒着我这个“超脱”的人,不要因为对很多东西的绝望就丧失掉了自身的生命能量,当你觉得做什么事情都没有意义的时候,就应该不要再去考虑意义。

       去吧,象卡夫卡一样的单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