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聪明。

    谁智障。

  • 如此幸福的一天
    雾一早就散了,
    我在花园里干活。
    蜂鸟停在忍冬花上。
    这世上没有一样东西我想占有。
    我知道没有一个人值得我羡慕。
    任何我曾遭受的不幸,我都已忘记。
    想到故我今我同为一人并不使我难为情。
    在我身上没有痛苦。
    直起腰来,我望见蓝色的大海和帆影。

     

  • 闹心。 - [Dairy.]

    2010-10-10

     

    以前觉得自己很独立。

     

    但是现在发现,我是独,不是独立。

     

    这太麻烦了。

    因为照顾不好自己,但是又绝对不想有人走进我的生活来以任何方式打扰我凌乱的生活,

    给再好的条件也不行。

     

    信用卡永远透支,事情永远都不在规划之内,所有的dead lines都要在dead以后才被我注意到,所有人都意识到我很忙但是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忙什么,倒霉的事情总是在“不期然”的时刻发生,虽然这几乎是必然中的必然⋯⋯

     

    但是真的很⋯⋯——妈的,我哪来的那么多时间那么多心思去对付那么多事?

     

    我理解为什么人总要找身边最亲的人耍脾气虐待他们一下,这也是人需要“亲人”的原因之一啊!以前我还觉得这很不公平很变态来着,现在觉得吵架其实是很好的,互相放松的方式才对。

     

    泻火。

     

    有助于我们

    从明天起,做个幸福的人。

     

     

     

  • 感慨 - [Dairy.]

    2010-07-11

    我妈妈养了

     

    六只兔子两只狗三十只小鸡

     

    还有一个我

     

    真是精力充沛.......

  • 这几天 - [Dairy.]

    2010-06-02

     

    我去爬山,听讲座、参加美国艺术教育学学者的访谈项目、我搬家、写字、修改论文继续基本上没怎么做过的interview、我认识了一些有热情有理想的学弟学妹并和他们讨论艺术、我看到了别人对于我作品的评价有一点小小的欣慰、我即将从学校毕业、账户上还有一些余额、努力想作品方案、期待并即将和E和K一起工作、我还要请W和L老师吃饭、和同学们一起去毕业旅游……

    我听Bist Du Klein Bist Du Gross并试着在网上翻译出歌名,看了好几遍你写的信,犹豫了很久,还是什么都没做。在Waiting for Godot里写下这些。

     

    但我知道这不是最后,还不是。

     

     

  • 2010.04.25 - [Dairy.]

    2010-04-25

    昨天

    N说L其实是个十分纯粹的人,因为她体内只有一种化学元素,荷尔蒙。

     

     

     

     

  • 2010.04.09 - [Dairy.]

    2010-04-09

    什么是人

     

     

    什么是生

     

     

    什么是命

     

     

    什么是什么

     

     

     

     

    生,老,病,死。

     

    谁把这四个字从变幻无常的生命过程中提取出来?

    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好的总结。

    但它确是人开始意识到生命的四个时机。

     

     

    听天由命。是种智慧吗。

    也许智慧就是放弃试图改变自己无法改变的事情的欲望?

    到最后,发现人都得学会认命,这成为了智慧和美德。

     

     

    走这么一个过场。

    却还非要去追寻什么意义。

    是不是本身就是一件极其荒唐可笑的事。

     

     

    还是非要找一个可以作为答案的事情来填满自己。

    就象有了“三世”“天命”的感念。

    死就不再是什么轻易的事情。

     

    我不是一个有太多惦念的人。

    更多是在努力应付和维持一种相安无事的平衡。

    我为什么非要在场。

    生活都在别处。

     

     

    我已经把任性当作一种道理。

    循规蹈矩。

    为了那些重要的,和不重要的原因。

    但这都不重要,于事无补。

    我还是GET LOST 的。

     

     

     

    谁能把重要的真正变重要呢?

    我会如此如此地感谢。

    别让我在意的那些东西转头就变得索然无味。

    别让我面对生命的空壳无法作出任何表情。

    别让我年轻。

    别让我衰老。

    也别让我看见别人的年轻和别人的衰老。

     

    别让我当一个旁观者。

     

     

     

     

     

     

     

     

     

     

     

     

  • 2010.3.1 - [Dairy.]

    2010-03-01

    开学

     

    毕业

  • - [Dairy.]

    2009-12-24

     

    坏。

     

     

    坏人。

     

    坏事儿。

    坏日子。

     

  • 2009.11.18 - [Dairy.]

    2009-11-18

    周转不过来

    这段时间的抑郁

    一定要强迫自己做些什么自己不愿去做的事

    在这种强迫行为中,得到满足与快感。

    这就好像——用变态来挽救病态。

    可能好些。

  • 2009.11.16 - [Dairy.]

    2009-11-16

     

    首先,在一个吃鸡腿都拉肚子的夜晚,奥巴马来了。

    演讲,还是和谐的……

     

    还有,我要在左脑和右脑对大脑领导权的抗争中,争取做到让控制理智的那边儿获胜!

    不过……那是左还是右来着?

    ……

     

  • adj.
      1. 凄惨的; 可怜的2. 毫无成功希望的
  • 昨天. - [Dairy.]

    2009-10-25

    在三里屯

    看见一老外T恤上写着:

    一夜情,管饭.

    拍了照片儿.

  • 见过多回 却连打招呼都显得过于亲昵了的人 和某一片刻不搭调的时间

    没有煽情 没有修饰   诗的醇真 厚度 却都在

    本人就是一首诗 

    他吟唱的“无边落木萧萧下,无尽长江滚滚来”却没有想象中的雄浑和气魄

    就这么轻轻带过了                     ?

    也许真正的苦难就是这样轻飘飘的 

     

  • 失控 - [Dairy.]

    2009-10-12

     

    哭吧精又犯病了。

    好丢人。

    怎么也控制不住的

    原来是一种怨气

    终于全面蒸腾爆发了,我之前还没有注意到它的存在,当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发现

    原来自己受了这么大的伤害

    最难过的,不是事情本身,而是我觉得我不应该是现在这个样子的,而且——我,还有其他人的信心和热忱,都不应该被伤害。

    但怪别人是没用的。

    也没必要给谁一个什么交待。

    环境是我所不能改变的。

    我只能选择。

     

     

    还有,

    泪腺发达原来是件如此麻烦的事情

    ——人类对自己行为的控制能力,其实很有限。

     

     

  • 青春总是红色D - [Dairy.]

    2009-10-11

    毕业论文的考察开始了。

    理想主义者的兴奋点总归会落在那些“气壮山河”又充满蛊惑的年代上。

    青春啊。

     

  • 如图所示 - [Dairy.]

    2009-10-06

    很霸气的中秋.

    很诡异的MIX.

    '时间'生生地把这些乱序组合在一起,实在是缺少逻辑.

    拒绝回忆.

  • 2009.7.5 - [Dairy.]

    2009-07-05

    昨天“国家图书馆一日游”,累得不行。

    很有首都范儿——重要的是气派,至于你在里面捧着多少本书转多少个圈圈走多少冤枉路那都是你的事情。

    总之在国图是件很伤元气的事情,要吃没吃要喝没喝,害我今天拼命休息了一天。(果然我不是学习的料)

     

    明天还要去国图。

    早睡。

     

     

     

     

  • 2009.7.1 - [Dairy.]

    2009-07-01

    今天早上起来拍东西,诸多不顺。

    镜头里时不时地闪过大雨的草帽和飘然长发,镜头也老是找不着主角,被摩托车磕破了小腿,拍到40分钟的时候大雨居然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去……好了,我没有当导演的天赋。

    得换个拍法。

    姚师傅是个非常配合的人,很难得他还真能把我当做“不存在”,如果有个人对着我一顿拍我肯定会不自在。

    万事开头难,安慰自己一下。

    半年不小心又溜过去了,稍作感叹。

  • Dairy.10.31 - [Dairy.]

    2008-10-31

    又听了一个只有叙述和分析而没有判断和态度的讲座。

    老栗讲的,讲的时间很长,有趣的时间很短。看一遍高明潞的书,就再也不想知道任何关于85新潮的事情了。

    那代人,那点儿事儿。

    不过the good thing is 我已经养成了习惯,必须有人在上面讲些什么无关紧要的东西,我才能调整到画画的最佳状态。

    笔记本上又多了两幅得意的涂鸦。呵呵呵呵。

     

    今天是Halloween,本来想去Party,但是身体原因和思想原因,还是作罢。

    懒得动弹。

    让我呆在家里尽情的发霉吧~